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章 你好,东京

作品:我复苏了东京|作者:电波01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21-02-23 12:54:43|下载:我复苏了东京TXT下载
  二零零零年,东京,高尾山,幽暗的山洞中。

  “抱歉,要不是我,也不会被妖怪……”少女话没说完,已经昏了过去。

  “不必,与你无关,不是妖怪。”

  同样被黑色蛛丝茧束缚住的少年一本正经的纠正三连。

  少年真正的灵魂刚刚从身体里醒过来。

  他叫西门丰,华人,前修真者,天相宗第一嘴修,理论无敌,实战别提,外号气运之孙,平生没顺利过。

  因为不可抗因素,西门离开修真界返回地球,吃着仙丹唱着歌眼看就要到了,突然就遇上了时空斥力,只能崩解转世。

  再睁眼已是一介凡人。

  山洞外面的不是什么妖怪,是西门的代师收徒收的师妹之一,蜘蛛魇魔夜月。

  现在,师妹不但不认识他,还准备吸干他。

  “得让师妹重新认识我。”

  说着,啪一个响指,西门不再是凡人。

  他现在的力量源自师妹故乡,名为“术法”,但更像是他小时候看过的一部漫画《全职猎人》里念能力。

  “术力不够,好在有师妹的‘山寨作’。”

  说话的同时,西门用术力箭头划开蛛网,脱身下地,随即用箭头划开了束缚女生的蛛丝茧,将人放下之后,西门脱了她的鞋子,一把扯了她的黑丝裤袜,将一团裤袜放到自己心口,闭上眼睛静静吸收起来。

  原品能够汲取穿着者的力量改善筋骨,并形成防御层。

  但这双是夜月的“山寨作”,穿着者又是普通人,虽然能修正起腿型,美化肤质,但代价是生命力。

  西门将裤袜上留存的能量全部吸走,转化为术力。

  他现在那短短的蓝条,满了。

  “这裤袜真是乱来,要不了多久就会把人吸干,如果不是这样,应该会想办法多造一些然后细水长流,我说得对吧?师妹。”

  听到这个称呼,察觉异样之后赶过来的魇魔夜月立时止步,“你是什么人?”

  “你敬爱的大师兄。”

  西门回道。

  这傻缺的语气,夜月瞬间背脊一凉,还真是他。

  但是,西门现在好弱,身上的气息完全来自她故乡的那种力量,自己似乎可以拿下?

  可,这可是西门,她行吗?

  夜月想了想,老三步棋算了,偷袭,威胁,跪下当狗。

  “放肆,竟敢冒充我大师兄!”夜月喊话同时,数道由蛛丝旋转扭合而成的尖刺长矛激发而出,杀向西门。

  西门面色平静,发动能力,由静至动瞬间爆发出惊人速度,闪开这一击,随即反手一道术力箭,术力箭瞬时洞穿了夜月的肩膀。

  他的实战不行,那是相对其他长老而言。

  夜月还没来得及反击,西门已经用膝盖将她后颈压住,把她整个人压在地上,用术力箭顶住她后脑。

  第一步偷袭,失败。

  “误会,误会,师兄,我错了。”夜月连忙求饶。

  经过刚刚的交手,她确认现在的西门只是比她强一点,远不如老五老六。

  第二步,走起。

  “师兄,我跟你说,我跟老五老六有联系,他们……”

  夜月话没说完,西门一声恨铁不成钢的叹气打断了她,“唉,老五老六自命不凡,你跟他们在一路,不吃亏就算好的了,难道还能分好处?我记得师妹你是个机灵的,难道你脑子摔坏了?”

  “我……”夜月说不出话,她脑子当然没坏。

  第二步威胁,失败。

  该第三步了,跪下当狗。

  夜月说跪就跪,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“师兄,我不是人,我……”

  “你本来就不是人。”

  西门平静的说道。

  夜月不管,开始诉苦,跟西门说她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,句句真话。

  对夜月的话,西门基本左耳进右耳出,在他耳中,有用的信息就三条,第一,夜月还没杀过人,第二,她三年前从醒来,她如此,另外七个魇魔最早不过五年前醒。第三,夜月力量百不存一,还丧失了作为魇魔的核心能力,已经无法将人拖入她创造的噩梦领域。显然,西门“临死”前留下的禁制运行良好,其他魇魔应该也是一样。

  等夜月卖惨完,西门放开了她,对着她伸出手,“来,我们一起干番事业,到时候给你解开禁制。”

  夜月眨巴泪眼。

  这种语气,这个动作。

  西门这是来真的。

  “什么事业?”

  话一出口,夜月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,变脸这么快,不是摆明了之前在演?

  西门并没在意,拿起一团裤袜,答,“这个。”

  夜月懂了,也惊了,毫无作假,“哈?你不是说这是胡来吗?”

  西门一脸正经,“人和人不能一概而论。”

  “我不是人。”

  夜月道。

  “你不是人这点不必重复强调。”西门说完,话锋一转,“去把小白找来,我们再谈。”

  小白来了,还有她的事儿吗?

  第三步当狗,失败。

  夜月笑了笑,“师兄,就不怕我不回来了?”

  “我永远相信师妹。”

  西门带着天真的笑容说道。

  这天真的笑容唤醒了夜月深埋的恐惧。

  老二曾经以为西门很天真,想利用一番,然后他没了。

  从那以后,夜月才明白,西门确实天真,但他是想法天真,不是人天真。

  这个名叫东京的城市将来会得到什么样的“福报”,就看这里的人如何面对西门的“天真”。

  有好戏看了,夜月暗笑道。

  “愣着傻笑干什么,你该走了。”西门说道。

  夜月回过神来,指了指昏迷中的女孩,“这个能给我?”

  “不能。”西门否决。

  夜月暗暗咬牙,“为什么?她知晓了我的存在,而且正好让我拿她疗伤。”

  “第一,非必要,不杀人,第二,你只是小伤,无碍,第三,她死了我会有麻烦,第四……”

  夜月实在受不了说教,直接打断了西门,“师兄,别念了,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第四,多痛一会儿,长点记性。”

  西门还是说了第四。

  夜月怔住,被看穿了?

  “没事别学你二师兄,整天就知道三步棋,简单纯粹才是正道,走。”西门多说了两句,挥手让夜月赶紧走。

  夜月走后不久,女孩醒了过来。

  西门告诉她,是一个神秘人杀了妖怪,救了他们。

  本以为还要多费些口舌,没想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