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十八章回忆杀

作品:大道朝天|作者:猫腻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8-20 20:09:26|下载:大道朝天TXT下载
  他静静看着那座石碑。

  这意味着他的感知落在了上面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他又确认了一些事情。

  这个更高级文明留下的东西对这个宇宙没有任何影响,只能影响那个高级文明自身的事物。换句话说,如果他还是以前的井九,也可能会被这座黑碑吞噬进去。

  沈青山应该没有想到这一点,因为他没有做过实验,不然一定不会诱他入局,不然万物一剑被黑碑吞噬了,那他的意图便会全部落空。

  他忽然想到雪姬的描述。

  这座黑色方尖碑可以无限扩展。

  又无法影响这个宇宙。

  从这两点来说,与他现在的状态有些相似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他的视线离开了黑色石碑,转身再次飞向太阳。

  这次他没有用先前的方式绕行,而是直接飞了进去。

  不知道是黑色石碑给他带来了些什么,信心还是新的感悟?

  没过多久,他从太阳的那边飞了出来。

  不管是高温炽烈的粒子流还是狂暴的能量反应,都没给他带来任何影响。

  他应该是那位神明之后,第一个穿透恒星的智慧生命。

  那颗蓝色星球上的人们还在盯着那盏灯火。

  他没有作任何停留,飞过那些密密麻麻的战舰,向着太阳系外飞去。

  第三天,他学会了在宇宙里确定自己的位置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在本星系群的边缘,散落着十几个星系。这些星系不在星河联盟天文局的编列范围内,直到今天依然是隐藏最深的秘密,因为是飞升仙人们的实验星球。

  在那颗遍布雪山草原的星球上,无论是气度庄严的皇都,还是散落在原野田间的村落、部落,所有人都跪在地面,看着远方的雪山,脸上满是惊恐与迷茫。

  佛国子民的信仰无比坚定,那些苦行僧只凭意志便能踏空而起,然而当他们忽然发现居然有两尊佛,而且两尊佛在战斗的时候,又能怎么办?

  最高的那座雪山侧脉已经垮塌大半,可以想见先前的战斗何其激烈。

  雪山之巅。

  欢喜僧瘫坐在大涅盘上,容颜枯槁消瘦,早已不复曾经的英俊,僧衣破烂,浑身到处都是伤口,隐隐还有黑气从伤口里溢出,看着极其凄惨。

  曹园提着那把铁刀,面无表情看着他。

  从蝎尾星云开始的这场追杀,非常漫长而且血腥。

  欢喜僧施尽手段,化身万千,却依然没能摆脱曹园,柳十岁在他身上留下的伤势也开始爆发,他只能选择了最后的保命方法,回到了佛国。

  他是此间的真佛,自然有无数僧众与信徒前来阻拦曹园。

  欢喜僧本以为曹园如当年的自己一样镇守雪原多年,持慈悲之念,很难对普通民众下杀手,或者可以阻止对方一段时间,却没想到曹园竟是毫不留情地出了手。

  铁刀斩断天地,不知道杀死了多少僧众与信徒。

  雪山下方被鲜血染红,其间卧着数百具尸体,看着异常刺眼。

  “我本以为你不会出手。”欢喜僧看着他声音微哑说道。

  曹园说道:“既然能飞升,自然是想开了。”

  欢喜僧看过那本小说,知道这是井九对他说的话,不由微嘲一笑。

  曹园连那些普通信徒与僧众都杀了,想来不是迂腐之人,但不知道为什么,这时候看着重伤将死的欢喜僧,却没有挥动铁刀砍过去。

  “像淋草莓酱的雪糕。”一道声音在雪山之巅响起。

  这声音很平静,但想到描述的是满是鲜血的雪山,便透出了一股幽冷的鬼气。更诡异的是,无论雪山还是空气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,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?

  曹园与欢喜僧向四周望去,什么都没看到。

  天光微敛,凝成一个小孩。

  曹园见那小孩眉眼模糊,似曾相识,忽有所悟,震惊无语。

  欢喜僧也认出了对方是谁,脸上露出似笑似哭的神情,艰难抬起手来,似乎想要触碰对方,颤声道:“你果然走上了这条道路,你也觉得我是对的,是吧?”

  井九没有理他,对曹园说道:“沈青山死了。”

  曹园吃惊问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  “三天前。”

  曹园与欢喜僧更加吃惊,心想祖星何其遥远,宇宙何其浩瀚,你怎么只用了三天时间便到了这里,难道神魂可以超越光速?

  如果他们知道,前一刻井九才从那边出发,只怕会更加吃惊。

  “意识的延展与信息的传递不同,心意所至之处便能到达,想就行了。”井九说道。

  欢喜僧不顾伤势,用力地拍了两下大腿,望向曹园说道:“你看,我是对的。”

  井九问曹园:“为何不杀了他?”

  曹园说道:“大涅盘里的众生受其禅念控制。”

  原来是欢喜僧用那些生灵当了人质。

  井九说道:“我正好要大涅盘。”

  话音方落,雪山之巅起了阵清风。

  清风吹面微寒。

  欢喜僧打了个寒战,本已枯槁的面容渐渐恢复清俊。

  他感觉到不对,低头望向自己的身体,发出不知道是哭声还是笑声的怪异声响,片刻后才渐渐平静下来,感慨说道:“原来是这样的感受。”

  接着他开口说道:“是的。”

  看似自言自语,实则是对答。

  欢喜僧闭上眼睛,缓缓低头,就这样死了。

  曹园放下手里的铁刀,合十行礼。

  那道清风进入了大涅盘。

  大涅盘污损严重的表面,忽然变得干净无比,黑金色的格子非常醒目。

  欢喜僧的身体散解成金沙,落在了大涅盘的表面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传说中,大涅盘里有三千世界。

  那道清风在其间穿行,很快便算清楚,这里只有七十几个小世界。

  那些世界的大小不同,居住的人数也不同,社会型态与环境也大相差异,唯一相同的是,生活在这里的都是些魂魄,如奴隶一般活在天道的意志之下,终年辛苦求活,然后死去,在各个世界之间流转,仿佛永远没有尽头。

  此刻天道已死,轮回不再,没有声音宣告自由,只有清风徐徐而过。

  七十几个世界的奴隶们站在荒野上,站在高山上,站在矿洞旁,眼神茫然,神情木然地看着天空,忽然有无数金花自天空坠落,人们的神情松动,渐生欢喜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井九离开了佛国,没有回祖星,而是去了那片虚无。

  在虚无外围的陨石群里,他找到了中州派的那件法宝,看了一眼便放了回去。

  然后他想了想神明说的那些话,没有犹豫太长时间,便向虚无而去。

  进入虚无的那段过程,让他对神明的那些话有了更真切的理解。

  朝天大陆迎来了一阵清风。

  这阵清风首先出现在各大陆之间的大海上。

  他看了无数艘船,没有发现,便去与巨人朋友坐着聊了会儿天。

  那位巨人不是很理解他现在的状态,但看到他回来还是非常开心,以半根神魂木的代价请了几十位女精灵过来跳舞表示庆祝。

  接着他去了蓬莱神岛,正式拜访了宝船王,把对方吓得够呛。

  第二天清晨,一位白衣仙子站在海上练剑。

  忽有清风掀起她的衣裙。

  她伸手感受着那阵清风,看着对面的男子,轻声说了句好久不见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离开大海与姑娘后,他去了千里风廊。

  那里持续了无数年的狂风竟然就这样停了。

  湖上的荷花轻轻摇摆,并不愿意像衣裙那样被轻易掀起。

  那个客栈已经消失,布秋霄在山里静修,没有见面。

  接着他去了朝歌城,看了看井宅与皇宫。

  然后他去了雪原,看了看禅子与小雪姬。

  他去了果成寺,看了看那座塔与菜园。

  他去了东海畔,看了看通天井与阿飘。

  水月庵顺路,他走上台阶轻轻叩门。庵门被推开,一位小姑娘看着这位白衣公子,微羞低头,说道:“本庵不接待外客,还请公子见谅。”

  忽然,那个小姑娘看到石阶上散落着一些花瓣,有些不解地抬起头来,发现庵门前那棵已经枯死了好些年的桃树居然活了,开出了无数朵花。

  她惊喜异常,却没注意到那位白衣公子已经步入庵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