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十五章他的故事就到这里了

作品:大道朝天|作者:猫腻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8-15 20:10:10|下载:大道朝天TXT下载
  “好了,现在到了故事的最后阶段。”许乐说道。

  “暗物之海越来越大,无数母巢与别的怪物向着本星系群的另一边进军。我确定所有准备做完之后,便用在监狱里找到的一个恒星级别武器,开始了点燃恒星计划。”

  他说道:“现在看来还算成功。”

  “前星河联盟与暗物之海同归于尽,你也死了?”井九问道。

  许乐说道:“是的。”

  井九问道:“因为你要控制那个恒星级别武器?”

  许乐说道:“是的。”

  井九沉默了会儿,说道:“明知道你可能会死?”

  许乐平静说道:“那个武器需要控制程序,就像肉体需要灵魂,高级文明的控制程序很难仿写,找来找去,好像只有我有资格做这件事情。”

  花溪寒冷的声音在石堆里响了起来:“明明我也可以。”

  井九没有理她,看着许乐继续说道:“你关停了宪章电脑,避免她阻止你?”

  许乐说道:“是的,我知道她会做什么,不过那个过程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休眠。”

  井九静静看着他的眼睛说道:“所以,你就死了。”

  “是的。”许乐沉默了会儿,微笑说道:“我现在……应该是死了吧。”

  当这个年轻军官笑起来的时候,眼睛会显得更小,但特别有精神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崖洞里一片安静。

  柳十岁看着许乐,心生敬仰。

  赵腊月看着许乐,很是佩服。

  井九看着许乐,忽然有些同情,问道:“你认识我吗?”

  “当然,我们曾经一起战斗过。”似乎担心井九会因为这句话不悦,许乐很快便补充道:“我说的是你的身体,不是灵魂。”

  井九问道:“万物一剑到底是什么?只是那个文明留下来看守监狱的武器?”

  “万物一剑?”许乐流露出好奇的神情,问道:“这是你们给它取的名字?”

  赵腊月还来不及解释什么,便听到他有些困惑说道:“这名字好像以前听谁说过。”

  花溪抬起小脸,没好气说道:“沈青山对你说过。”

  “噢……数据采集系统可能真出了些问题。”

  许乐望向井九说道:“我最开始在那座监狱里便找到了一些武器与设备,其中最强的一个就是你说的万物一剑。对这个武器我进行了很长时间的研究分析,确认是前所未见的强度以及无法理解的能量系统,简单来说是这个武器受到外界的能量激发,便能产生出数量更多的、极其恐怖的能量,这并不违背能量守恒理论,因为武器里的一些粒子会消失,那些粒子才是真正的关键。构成那个武器的粒子不是这个宇宙里的任何元素。我确定那座监狱是更高级的文明、甚至是别的宇宙文明的产物,最大的证据便是这个武器,也就是你的身体。”

  “如果中州派的法宝是你当初做的信息窗,那青天鉴是什么?”

  井九示意赵腊月把青天鉴取了出来。

  许乐的视线落在青天鉴上,没有看多长时间便认了出来,说道:“这是那座监狱里的一个设备,或者可以理解为小黑屋,应该是用来单独囚禁那些麻烦犯人的。”

  井九看着青天鉴上繁复的花纹,想着生活在里面的那些人,心想原来如此。

  “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些了。”许乐说道。

  “那座监狱的屏障确实无比坚固,直到现在暗物之海也无法进入。”

  赵腊月说道:“但被您放到里面的那些人类也很难出来。”

  从古至今不知道有多少修道者艰难修行,想求得大道飞升,却没有几个人能成功。

  绝大多数人类都在这里出生,在这里死去,不停重复着那些过程,根本不知道天外有天,而且那里才是人类的真正家乡。

  “当年做这个方案的时候,我就想好了。如果那里的人类能够进化到极其强大的程度,打破那道界线,回到真实的宇宙中,那便有可能战胜暗物之海。”

  许乐说道:“如果他们突破不了那个界线,就表明不够强大,那么出来也没有什么意义,还不如就留在那个世界里,至少可以活着。”

  李将军也有类似的猜测,现在看来是对的。

  “你也知道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,为何那时候偏偏要去死?”

  花溪抱着双膝说道。

  不知道是想到了前一刻沈青山的死,还是无数万年前许乐的死,她开始啜泣。

  赵腊月与柳十岁看着这幕画面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  许乐沉默了会,说道:“好了,我的故事就到这里了。”

  “你是个好人。”

  井九再次重复了这句话,然后问道:“如果现在你还活着,会后悔当初的选择吗?”

  “在做出那个选择之前,我就问过自己很多遍这个问题。”

  许乐说道:“我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。”

  如果人生能够重来,我应该还是这样。

  井九很懂,所以没有问为什么。

  许乐也没有等他再发问,直接开始说别的事情。

  由这个细节可以判断出,他设置信息流的时候已经准备好了回答这个问题。不管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是叫做飞的少女,或者是他不认识的某个人类后代。

  “我活了很多万年,小飞也活了很多万年,我们经历了无数事,扮演过无数角色,接受了无数多的信息,这些信息以及时间真的可以模糊最深刻的记忆。我爱的那些女人长什么模样,我有时候都忘记了,我的那些朋友喜欢抽的烟的牌子我有时候也会想不起来。在漫长的生命里,我还喜欢过别的很多人,但我还是习惯穿着军装,她还是喜欢穿着裙子,像烟花一样剪个整齐的刘海儿。为什么?”

  许乐说道:“因为我们什么时候死不重要,什么时候生比较重要。小飞是在那段时间里出生的,我也是……是那些我爱的女人、浴缸里的水、墓碑前的花、雪地底的坑、电视上的小姑娘,那些我的朋友,那些香烟,那些枪管,让我成为了我。”

  这段话很好懂。

  他不想忘记。

  事实上也没有忘记。

  那是他以许乐的名义活着的时候。

  以神明的名义活着,则是另外一回事。

  “而且很没有意思。”

  许乐看着他认真说道:“站在上帝视角看这个宇宙,你会觉得自己真的就是上帝,或者……是在玩一场游戏,而且你随时可以推翻重来,这很可怕。”

  这当然很可怕。

  玩游戏是不怕死人的。

  无法读档,只能重来的游戏会死多少人。

  而且那些人并不是游戏里的NPC,是真正的生命。

  “联邦与帝国的统一可以消灭战争,可以少死一些人,但在这个过程里我杀了多少人?做神明的时间久了,你就越来越不怕死人了。”

  许乐盯着井九说道:“这样发展下去,我都不知道最后我会成为什么样的存在,我有时候甚至会感谢暗物之海,不然我最终真可能变成当年自己最厌恶的人。”

  这些话都是他说给井九听的。

  他知道,井九是自己的继承人。

  如果井九能够不死,就会成为新的神明。

  “不用担心,我们选择的道路本就不同。”井九说道。

  许乐想了想,说道:“也对,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喜欢到处瞎操心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光线渐散,那个年轻的军官消散在空中。

  花溪从石堆里站起身来。

  赵腊月与柳十岁还没有从情绪里摆脱出来,依然看着许乐原先站立的地方,

  片刻后,那些光线再次从黑盒子里射出,重新凝成许乐的模样。

  他看着轮椅上的井九,微笑说道:“问吧。”

  又回到了开始时。

  他只是一段信息流。

  井九说道:“走吧。”

  赵腊月与柳十岁收拾好心情,推着轮椅向外走去。

  花溪忽然拣起一块石头,向着许乐的投影砸去。

  石头穿过光影,落在远方的石头上,发出一声极硬的脆响。